龙楼楼

【ALL翔】如果孙翔失明了-周翔

DRK_睿泯:

*电脑格盘了结果存稿只剩两小段QUQ这次更完就真的没有啦我要开始战新文了!(hungengbizui((

*通贩地址这里!余本求带走!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t1FkEt&id=42582330105

*配合江翔部分食用风味更佳(

 

 周泽楷安静沉默地站在病房门口,透过房门上小小的一方窗口注视着病房里的人。孙翔正睡着,无论何时总肆意生动星火灼灼的一双眼,覆盖了苍白的绷带的颜色,刀锋一样的薄嘴唇抿起来,看不清睡梦中是否还紧皱着眉头。

   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看着那窗户的眼神却那么柔软。路过的医护人员纷纷侧目,而他却兀自立着,不予回应。

   “…小周?怎么不进去?”他的副队长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周泽楷像是骤然惊醒,转过身的时候抿起嘴唇,只是摇了摇头,眼睛里的那种暖色沉进一片黑沉的波澜,消失不见。

   “…看看他。”

   周泽楷这么说着,像是很不舍,拖沓着脚步后退了两步,慢慢、慢慢地从那扇小窗移开视线。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睛里没有光。他的背影在医院金属色冰冷的走廊里越拉越长,直至消融在空气的边缘。

   那天周泽楷在医院门口一个人站了很久,B市下着雪,风刮得干冷,过往的行人匆忙。寒意是从胸口升腾起来的,他深深吸气让风雪味道灌满整个胸腔,拉紧了那条驼色的围巾。

   最终还是没有听见病房里孙翔那一句虚弱的,“周泽楷…为什么不来”。

 

  孙翔出事的时候正是年关,年后轮回就要以全副精力面对残酷的比赛。莫名折损了一名队员对于任何一支队伍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更何况这是一位只差一个冠军就能封神的出色的选手。常规赛中依旧一路领跑而被视作冠军最有力竞争者的轮回一下子失去了近半数的支持者,媒体记者一致唱衰,言论间皆是惋惜,像是认定了轮回是一定要栽在这里的了。

   却被季后赛第一轮的比分甩了个狠狠的耳光。轮回客场迎战兴欣,以大比分胜出。记者还不死心,声称这是“第十赛季季后赛的完美翻版”。然而,轮回一路打败了兴欣、霸图、微草,并在主场再度胜出蓝雨之后,面对总决赛最后一轮,记者们终于闭了嘴。轮回胜兴欣,可以说是因为叶修退役兴欣实力下降;胜霸图,可以说是因为霸图的主力正在交接,实力还有所浮动。

   但面对这个赛季风头正劲的微草和蓝雨,轮回在折损战力的情况下,攻势依旧迅疾凌厉,甚至一如既往地强劲到无解,这就很有些耐人寻味了。人们终于想起,八九赛季没有双一却依旧强势拿下二连冠的,就是这样一个轮回。

   轮回还是过去那个无解的冠军队。

   值得一提的是,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在轮回失去引以为豪的双一组合和强力攻坚手孙翔之后,似乎悄悄改变了自己的作战风格。其实这事情很难能说得清,但他的打法里,除却一贯的精准到可怕的冰冷,更是糅杂进了如同一叶之秋一样的一往无前的杀气。同时,记者惊讶的发现,这位一贯沉默寡言的轮回队长,在比赛后的记者会里,似乎话都多了一些。他说的依旧很慢,神色很艰难,遣词中含糊的地方依旧很多。

   但他的眼神,会始终盯着摄像机镜头,认真温柔,像是要给什么人看见。

   首都B市的医院里,一位护士轻轻推门而出,门锁合上,几个年轻的女同事凑上来,小声而兴奋地问着些什么。护士笑了笑,回想起病房里的情形。

   眼睛上还盖着绷带的年轻英俊的男孩子轻轻喊住了她,有些生疏的询问能否将电视打开并调到体育台,她觉得有些奇怪,却不忍心拒绝这双微微颤抖的苍白唇瓣所提出的要求。

   频道正在直播一场简短的记者会,画面里镜头所对的青年相貌俊朗好看,话说得缓慢局促,声音却好听。只是看他蹙紧眉头艰难的样子,像是努力地思索下一句该说什么。明明已经是山穷水尽的模样,却还要继续说下去,看的护士都要发笑。

   然后她听见病床上的男孩子轻轻嗤笑了一声。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只看见那个人调高半边嘴角像是在嘲笑,幸灾乐祸的,像个小孩子。

   ——明明他的脸像是开心得不得了的模样,但她就是能感觉到,他明明那么难过。

 

   不能输。周泽楷的手背几乎青筋绽起,却连手指也未有一丝一毫的松动,眼睛清冷。画面里黄少天所操纵的夜雨声烦又是鬼魅一样闪出,一击命中吴霜钩月。与此同时,流云的头像暗了下去,蓝雨第六人替换上场。

   然而只要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还在场上,轮回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这个赛季蓝雨风格的强硬出乎想象,让失去了正面攻坚手的轮回颇感吃力。摆在周泽楷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拿下团队赛,轮回胜;输掉团队赛,无缘总冠军。

   但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役。

   周泽楷的眼神沉淀,这一刻他整个人所散发的气势就像赛场上那个无往而不胜的枪王。已经感到疲倦的手指再次飞速运动,双枪枪口爆出绚烂的火花。

   “荣耀”两个字弹出在眼前屏幕上的时候,周泽楷还有点儿懵,手腕近乎抗议地抽搐着疼痛。操作室的门打开,杜明和吴启冲进来拥着他往门外走。观众席上呼声如雷,周泽楷一点一点回过神,低头的时候忍不住握紧双手。

明明应该很开心,却又有点儿难过。此时此刻,周泽楷非常、非常想见那个人,想亲口告诉他这件事。

   你看,我们赢了。

   随后他看见,选手席侧通道口打开,江波涛搀扶着那个本该远在B市医院的人走进来。随即,靠近这一侧的观众席掌声渐止,取而代之的是细小的议论声。

   周泽楷觉得嗓子发干,下意识干咽了一口,喉结滑动引起一阵燥痛。

   孙翔朝他的方向抬起头,眼里没有神采,却习惯性挑高了眉梢,咧嘴笑出一边尖尖的虎牙。他的嘴唇动了动。

   周泽楷不受控制地向他走过去。

 

   滴答滴答,时针走过十一点。周泽楷拉高口罩,小心避过医院里凄凄惶惶的人群。同门口护士解释许久才讲清自己是今晚陪夜的人,十一点零九分,周泽楷推开了孙翔病房的房门。

   孙翔躺在床上睡得很安稳,维系身体机能所用的营养液顺着细细的皮管针头流进手背上突兀的青色血管。周泽楷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安静地在他床边坐下,犹豫片刻,伸手轻触他脆弱的眉眼五官。

   孙翔是在这个时候开口的,声音在病房里清清冷冷的响起令周泽楷措手不及。

   “周泽楷?”

   没有得到回应,孙翔嘴角一挑,上扬的话尾带了点讥诮:“我还在想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不是的,他知道的孙翔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听出孙翔话里的疲惫倦怠,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收回手端正地搭上膝盖,低声道:“……对不起。”

   “你在道歉什么?”孙翔眉头一蹙起身,金属床架轻慢地吱嘎两声,哦,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吗。眼看着季后赛到了还弄出这种事,不是我该死吗,队长?”

呼吸越往后越凌乱,到了最后一个字简直咬牙切齿像对他发火。孙翔手背上那枚细小的针头脱出皮肉,液体在针尖上跳了跳,在床单上溅出一滴水痕。

   周泽楷抓住了孙翔枯瘦的手指,像他一样紧蹙着眉头,努力地一字一句地开口:

   “是…我不好。”

   “我没拉住你。”

   “没保护你…让你受伤。”

   “不是你的错。”

   ——孙翔在自责,周泽楷又何尝不是。他简直恨透了自己,为什么没能拽住那一天的孙翔,为什么没能将他拉出那场噩梦一样的事故。

   一周多来他甚至不敢踏进孙翔的病房,怕看见那张脸上麻木绝望的神色。然而真正见到了他却又在后悔,为什么之前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哪怕只是对他说一句“没事”。

   孙翔沉默了很久,久到周泽楷以为自己已经陷入了数日来未止的梦魇。

   然后他开口,还是平淡疲倦的语气,只是这一次,从话里烧出一簇小小的火苗,连带着嗓音都温暖许多。

   他说:“拿个冠军吧,在我还是‘轮回的孙翔’的时候。”

   周泽楷觉得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将一个踏实的重担交到他手中,而他郑重地将其接过,近乎虔诚地执起孙翔的手,贴近唇边,终于,眼里有了笑意。

   他说:“好。”

 

   掌声像终于平息的潮汐,成千上万双眼睛安静地注视下,周泽楷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走向这个在江波涛搀扶下才能站稳,神色从容里带了点小骄傲的消瘦的年轻人。

   江波涛嘴角含了点笑,冷不丁松了孙翔的手。孙翔的一条腿还打着厚厚的石膏,膝盖一弯上半身向前倾下去的时候含糊地骂了一句“靠”,倒在周泽楷张开的手臂间。周泽楷比孙翔要矮,此时他挺直了身体,扶挺了孙翔倔强的脊背。

   刚刚拿到第三个冠军的轮回队员们拥上去,簇拥着他们的队长和被迫遗憾离开赛场的队友。孙翔从周泽楷怀里腾出一只手,摸索着捏了捏杜明的脸,随后被探过来的好几只手揉乱了头发,咧着嘴依着队友的搀扶走到赛场中央。

   这就是轮回,王者之师。

   联盟主席冯宪君不知何时站在了场中,将奖杯递到周泽楷手里,看着孙翔的眼神有遗憾也有欣慰。周泽楷笑了笑,小心翼翼地把奖杯放进孙翔怀里。

   孙翔的眼眶泛红,他用指腹反复摩挲手里那樽奖杯,牙根一咬用尽力气将它高高举过头顶。掌声不知是从哪个角落响起,渐渐像海浪一样连成一片巨响,掺杂着嘶声的尖叫和哭泣。

   孙翔也哭,咬着颤抖得不成样子的嘴唇,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周泽楷从队服口袋里摸出两枚戒指——如果孙翔还能看见的话他就会发现,这正是第八第九赛季的冠军戒指——牵起了孙翔的手。孙翔的食指上套着国际邀请赛的冠军戒指,为了配合稍微瘦小的指围贴心地缠着根银链子。周泽楷将手上的戒指一枚一枚推进他指间,托着他单薄的手掌,毫无征兆地单膝跪下去——

   亲吻他的手指,表情认真虔诚。

   手上是银戒沉甸甸的份量,周泽楷温热的嘴唇濡湿指根,像是对他交付了过去。

   孙翔攥紧了手里的奖杯,掌心捂热的金属几乎要灼进心底。他是轮回的孙翔,而轮回,是一往无前战无不胜的王者之师。这是孙翔所得到的、最好的现在。

   而未来——

   孙翔听见周泽楷的声音,轻慢柔和,而字句坚定。

“孙翔,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狗一样的格式也求别打我谢谢谢谢(

评论
热度(221)

© 龙楼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