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楼楼

【昊翔昊】此间江湖 04

亦行亦往||:

4




两人对第一次见面的结果都很满意,对于对方的辨识方法十分受用。


就同唐昊凭借一柄却邪认出孙翔,仅凭借穿着打扮就辨认出唐昊,孙翔倒也不是对他的八卦那么感兴趣,实在是由于他腰间挂着的玉名气太大。


因为那东西,是呼啸山庄林敬言的掌门信物。


单单是唐昊呼啸擂台赢玉的那一节评书,孙翔有意无意都听过好几回了。


                   


“哎各位客官咱喝口水继续,下面一节——林敬言痛失掌门,小英雄克上赢玉!”


这一折是全篇的高潮,说书人话音刚落,掌声杯碟碰撞声闹哄哄地推挤开来填满了上下两层空间。


这座酒肆立于江之南午后阴冷的阴霾中,周围严丝合缝闭着的雕花窗将暖烘烘的热气隔在楼内,唯有敞着的半扇门漏出一点里面喝酒会友的热闹情形。小酌或喝热茶暖身的人坐满了上下两层。底层尽头高起的台子后坐着说书的,已抖擞精神讲起了新一节的故事。


酒肆里暖地叫人忘了此时的天气,几杯酒下肚一烫,还能微微蒸出些薄汗来。


“······说时迟那时快,之前似乎露出了破绽的唐昊方笑,沉着地抖腕甩鞭!林敬言心内大叫不好时已晚。九节鞭竟啪地缠住了林敬言手上那副名震天下的铜甲骨,生生止住那招来势汹汹的“拦山虎’!细看过去,铜甲骨锋锐的爪尖离唐昊的肩——”说书人心头余悸似地缓缓道,“仅余半寸远呐。”


下头响起一片如释重负的叹息。


“这唐昊佯装袭林敬言喉间空门,握鞭的手上却猛然发力,林敬言顾不得左右,抬手去护,一失神就被九节鞭勾脱了兵器!手上甲骨哐当甩出老远,和石台擦出点点火花。再不用说,武器都脱了手,林敬言自是大败。此外,呼啸门因林敬言有了年纪,越同一池死水一般没有生气,近些年也不见门派有多大发展,江湖早隐隐有呼声,要呼啸‘换源活水’,当日一战,谁都明白,正像是一个天掉的契机,叫那林敬言的掌门之位更是无话可说。再看唐昊少年英雄,有勇有谋,青出于蓝赢得掌门之玉,傲立群雄,好不威风!”


不得不说,说书人水平不错,响木啪地一拍,茶馆里掌声如雷。


“好!”


“说得好!”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有胆量!有气魄!”有人听得身临其境,热血沸腾。


底下坐着的一个少女却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引来身旁人的主意。


“怎么?”


“这说书的太过避重就轻,只给唐昊贴金。”


“此话怎讲?”男子问她。


“比武那日,我也在场,师父你还记得吧,派我去金陵的事?”看到他点头,少女将她看到的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末了气呼呼地补充:“说书的只捡这些庸人感兴趣的说,将林前辈贬地这样!唐昊赢玉?抢还差不多。”


她身旁的人摇了摇头。英雄迟暮,在他人眼里只能沦为旁人的陪衬。可少年终会老去,老骥也曾有青春之时,洪流滚滚,轮回反复。甚爱热闹的人们在意的不是英雄,而是振奋刺激的新鲜谈资罢了。


“薄暮自有其壮阔,觉得夕阳惨淡,大概是他们抱臂看景时站得太高了。”男子平静评价。


少女扑哧一笑,“师父难得听你这么刻薄。”她抓了把瓜子,不服气地继续道:“哪天让我撞上这个狂妄之徒,一定叫他好看!”


“小戴别闹。”他看了她一眼,“大话说得也不脸红。”


戴妍琦笑弯了眉眼:“我打不过还有师父啊。”


“投机取巧。”肖时钦温和而无奈地责备道。


 


关于唐昊的这一则评书不知什么时候起,当他本人意识过来时,流传度已经有些惊人。唐昊不是没听过,说书人讲的亦不假,但其中漏掉的部分,当事人记得比任何人都清楚,何止是清楚,简直如鲠在喉,历历在目。


当日他把林敬言的爪击飞后,长鞭一卷,将林敬言腰间的玉佩勾去,挂玉的红绳套在食指上轻巧地转了一圈,唐昊侧首,颇为得意地看着已败的对手。


“后生可畏。”林敬言最后只淡淡笑着赞了一句,不见一丝被小辈翻盘的窘迫或者不甘,片刻停顿后,他开口,笑容恰到好处地难以捉摸他此刻的心情,“这玉就赠你了,望不负呼啸门上下所望。”


林敬言那模样居然像是认真的。四下像刚刚烧开的水,咕嘟咕嘟的四下小幅度沸腾起来。


玉牌是呼啸掌门信物,“以下克上”的名头众人姑且忍了,也不能不说唐昊赢得漂亮,而被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挑衅并败的林敬言失了大面子。但最后唐昊勾玉的动作实在太狂妄无礼,已经超出了挑擂胜败的范畴,林敬言不但不怒,反而这么说,难道要就此让位?!这也太轻易了吧?!


是海纳百川的肚量还是不得不找的台阶,再或者,只是输了置气的话?一时间,下面的人有了众多揣测。


唐昊强压着脸上的表情,可内心也着实惊讶了一下,他是想要天下第一流氓这个名号已久,但如此轻而易举······还真是出人意料。可惊讶之后,再回味林敬言的话让唐昊觉得十分没劲,就像他还在发力对方却突然松了手,一股子有力没处使的烦躁憋屈。因为林敬言老练的圆滑,让这胜的滋味也少了几分。


明明是他败了,现在怎么好像是他把这胜利让给了自己一样!


偏偏林敬言再不多说一句,把巨大的话头扔给了唐昊,唐昊脑子里各种想法翻来覆去地打着疙瘩,一时不知道该回句什么。可不开口又像被这天上掉的馅饼噎住了,白给下面那群废物耻笑,唐昊更觉得心堵,气血不顺。


勾着玉的手慢慢攥紧,片刻,唐昊终于轻声笑出来:“玉我倒能留着,但呼啸······”他眼睛一抬似笑非笑地扫了呼啸门弟子一眼,“暂时没兴趣。”


说罢将鞭子给它的主人一丢,跳下台去,众人不自觉让开一条路,唐昊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凭一战就拿到了呼啸掌门之位,这不是天大的好事么?为什么这人不但不高兴,离开的时候脸上反而有隐约怒气?有些离得唐昊近的好汉初有些迷茫,片刻之后反应过来,都啧啧感慨这个年轻人装矜持的功力差得太远。


 


这口气直堵到唐昊回了百花谷,才舒了出来。凭林敬言再怎么油滑,东西也是他输的,还输了个一败涂地,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唐昊躺在屋顶上灌下一口酒,鼻子里哼了一声,觉得自己被他的话绊住才是蠢,事实胜于狡辩,这么简单的道理,还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想通之后唐昊心情终于好起来,大概现在第一流氓唐昊的名头已经传遍大江南北了吧,他看着空中的月亮,嘴角微翘,想终归不虚此行。


 


呼啸擂台被一个年轻人扫荡的事传到轮回那边没费了多久,孙翔零星听说的时候街头小摊已经连画本子都有了。作为却邪继任者而名噪一时的孙翔觉得这位唐昊和自己的走的套路有那么点共性,遂对他起了一点兴趣,当然这一点仅限于路过书摊随手翻翻的程度。一起出去的杜明见他一边画本子看一边笑得开心,问:“什么东西的看的那么高兴?”


说着杜明也凑上去瞧,正扎在一堆夸张过度的武打动作中眼花缭乱,不知笑点为何时,孙翔指着右下角一个相当不起眼的地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呼啸这个玉,画得和你的方块脸简直一摸一样!”


“······”作为辈分上的师哥实际中的师弟,杜明忧郁地握着剑柄,实在不知道该不该砍他。




-TBC-




机场写的咳 欢迎抓虫-0-


顺便下一章也写好了诶嘿 抽空发

评论
热度(20)
  1. 龙楼楼亦行亦往|| 转载了此文字

© 龙楼楼 | Powered by LOFTER